Monday, June 25, 2007

平息

原来不见你,
我也不见得好到哪里。

那天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更加不能自己。

我不晓得该有怎样的情绪。

昨天的《头文字D》,
我刻意回避。

我真的不想,
再度陷入无底洞里。

然而不看,
不代表遗忘。

我仍记得,
新加坡的拓海和上海的夏树。

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拓海的邮箱里曾经摆放着几封,
你永远读不到的电邮。

今天不知怎么的,
又进去看了看。

后来发现那些电邮,
已被执行人员删除了。

我不晓得该有怎样的情绪。

我的心,
仿佛被压得很低很低。

有一股莫名的闷气,
在胸口压抑。

在想你的同时,
我不断提醒着自己,
不要伤害自己。

过去的要让它过去,
我真的不应该“你”了再“你”。

我仿佛充斥着,
对立的思绪。

我不再晓得,
该有怎样的情绪。


5 comments:

皇兄 said...

放不下昨天,又怎么能走出明天呢?就算让你走到了终点,沿途的花开花谢,你错过了吗?

蓝月 said...

该放下,我并没有想挽留;只是它总会时不时缠纠。

皇上,你上次说我或许太刻意让自己忘记。刻意和努力,是相等的吗?

如果是,我只能说,我很努力不要让伤悲蒙盖了眼睛,错过了沿途风景。

Tsai said...

慢慢的離去吧
最重要的回憶是在心裡腦海裡
加油

蓝月 said...

其实,我希望它随风而失。

Crayn Tay said...

我还是觉得,不要太逼自己。慢慢的放下,不是一件坏事啊。 加油哦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