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6, 2007

Bygones


昨日的悲伤,
我要遗忘。

可以遗忘的,
就都不再重要。

不重要的,
也不必自寻烦恼。

该了的,让它了。


2 comments:

凡奇 Frankie said...

对,积极面对悲伤是解脱的不二法门。

進行到底的蚊子 said...

我每次跟自己說
再沒有什麼好悲傷
那是因為我已積極起來
然後遇上一些事
我又沮喪起來
週而復始的
好像積極消極已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怎麼也分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