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8, 2007

有血缘、无关系

我的想法很简单。

我不觉得有必要尊重,
不懂得尊重他人生活和隐私的人。

然而,
我并没有不尊敬,
只是不愿表现得太过热情。

我的家,
不只是一个住的地方。

那是个窝,
一个避风港,
可以安心放下很多很多。

若想住宿我的窝,
最基本的礼貌,应该预先问过。

在你们眼里,
一切却似乎理所当然。

父亲说,
那是必要的“应酬”。

我不愿置评。

在能够控制的范围内,
我的世界选择减少“应酬”。

然而房子是他的,
我无权过问他的决定。

只希望他的好意,
不会换来别人有心占便宜。


1 comment:

jia said...

don't be so piss aboout it. there is nothing we can do, afterall it's not our house. however, this might not be the end. she will be here alot time more. you might never know.